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瑜伽 > 瑜伽常识 > 我与瑜伽的邂逅-天堂与地狱的跨越

我与瑜伽的邂逅-天堂与地狱的跨越

发布时间:2016-04-20 00:00:00

导读

最痛的离别一母亲仙世“上有天堂、下有苏杭”,我是土生土长的苏州女,一直以来,我都以“天堂人”自居、自傲,而作为家中的幺女,更是从小享受公主的美誉和款
最痛的离别一母亲仙世 “上有天堂、下有苏杭”,我是土生土长的苏州女,一直以来,我都以“天堂人”自居、自傲,而作为家中的幺女,更是从小享受公主的美誉和款待,这种表面的浮华和虚荣甚至让我觉得生活本身就是如此。然而,平静的“天堂”生活在2005年5月初的一个下午被打破。那时候父亲全身痛疼,被疑是“急性胰腺炎”,不排除“胰腺癌”,这让一家人陷入痛苦中,哥哥们忧心忡忡,我整天痛哭不止,母亲的食欲也在下降。庆幸的是,经过治疗,父亲的病情得到控制,并日渐好转。一家人仿佛从“地狱”般的苦涯又回到“天堂”般的庆幸,母亲自然也很开心,食欲也慢慢好起来了,但时常听她说吃东西没味道,就好像味蕾没有了。

 殊不知,这是母亲身体出现病征,然而我们都疏忽了,直到入秋时节,父亲偷偷地对我们说:“你妈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个瘤子,吃完饭你们带她去医院看看,能不能开刀拿掉它。”听到这个消息,我脑袋一懵心一沉,仿佛又从“天堂”直下“地狱”,随后哥哥立刻带母亲去上海做检查接受治疗,但为时已晚,母亲被诊断为:癌细胞已经扩散……

那是一段我生命中最凄苦的日子,也是我抛弃“天堂”念想、犹过“地狱”深海的日子,看着母亲头发一把把掉、身体日渐消瘦,心里极度难受却强装笑脸与她聊天,但回到自己家再也不能控制情绪,时而彻夜难眠、时而嚎陶大哭,想着我以后再也不能见到她母亲还能活多久,我以后再也不能见到她该怎么办?无时不在盼望发生奇迹,身心一直在煎熬当中……2006年3粤18日清晨4点零5分母亲安然西去。

当最后一次给她擦拭身体,换上寿衣,我紧紧握住她变凉的手不忍放,看着她老人家不设防地躺在我面前,就像当初我不设防地躺在她的怀里一样,我深深感觉:失去母亲,就失去了怀抱、失去了温暖和心灵的家。这种失亲之痛之恨之切难以言表,我就感觉欲死不能、欲活无路,我仿佛游走于“天堂”“地狱”间,我整日卧床,不想出门,不想见人,脑子里都是从母亲生病到去世时的画面,像电影那样一幕幕在眼前回放,后来渐渐出现幻觉,妈妈在哪里?我好想她,嗯,我要去找她……终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吞下50多片安眠药,很释怀地想着终于可以见到妈妈了。然而,“天堂”与“地狱”总是一步之遥,第二天早上我却醒了。虽然活着,此后我却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,药物的依赖使我整个人浮肿、虚胖,整日在迷茫哀怨中度日,直到我遇见“瑜伽”。
最美的遇见—邂逅瑜伽

也许是妈妈在天之灵的感应,我突然想:妈妈如果看到我这么颓废,一定很担心。我该试着振作起来,于是,我去健身房办了卡,第一天尝试着在跑步机上适当进行运动。我的私教老师看我身体虚弱,建议我先在跑步机上进行行走,可我们都没有想到,我才走了半个小时就已经头晕目眩一头栽倒在地。这把我的私教吓了一跳,赶紧扶起我。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,我一眼瞥见旁边的瑜伽课表。

随后我参加了一节瑜伽课。虽然课程时间很短,但它竟让我迷茫困惑的身心安定了许多,那种感觉很微妙。现在想想,这就是我和瑜伽的缘分吧,也是我内心一直想要的,因为它能直入我的心底。

艾扬格大师在《光耀生命》里写道:"大多数人练习瑜伽体式都有非常实际的原因而且往往是身体的原因。" 我亦是如止,就这样,我开始去瑜伽馆习练瑜伽,一练就是四年,虽然抗抑郁药物还是不能停,但幸运的是,我暂时远离了那个让我心生恐俱的人间"地狱"。

后来,偶然我又接触了佛学,开始一边练习瑜伽,一边学习坐禅、冥想等。一次参加一个全国性瑜伽大会,上完一节课后,我感觉到从没有过的舒服,最后的摊尸式时,好像整个人和天地万物融合在一起,内心一片祥和,好像听到了“天堂”“地狱”的对话。

遇见瑜伽,如同找到了一位好老师,取法乎下,你将失诸正鹊;取法乎上,你将踏进至福之门。

失去妈妈,将近十年,遇见瑜伽,将近十年。我时常想起曾经的“地狱”生活,也时常与“天堂”里的妈妈对话,告诉她,我很快乐也很充实,因为,我练瑜伽,我的肌体已逐渐被唤醒我的内心已开始升华,被温柔包裹。瑜伽将自由的伸展和心灵与骨骼完美统一,这种美妙的感觉只有自己能体会,我想,遇见瑜伽,是我这辈子最美丽的邂逅,我一定会坚持到底。

朋友们,不要说坚持不下来,或不习练瑜伽都有一万个理由。用艾扬大师的一句话做总结最为贴切:“任何一种语言都无法表达瑜伽的全部价值瑜伽必定是一种实践!Namaste!”

吉吉祥棋牌 大满贯app 韦德国际娱乐平台